环保理念 | ENVIRONMENTAL
中国环保到了预警时代
中国环保到了预警时代
发布时间:2014.08.15  浏览次数:
 

 ——林宣雄(写于2007年7月)

摘要:中国环境到了极其严峻的时刻,已经临界进入了预警时代。10年内,如果对确定的中国环保高危城市、河流等,及时发出预警信息,并采取得当措施,不出环境污染大事,就是中国的大幸,就能保住中国的稳定,保住国际环境的稳定,保住经济的持续发展,保住中国的经济。换言之,10年内如果把预警工作做好了,使得环境恶化“重症”城市或流域不出大问题,就是对中国经济最大的贡献。否则就是完全相反的结果。
关键词:中国环境;环境恐慌;环境预警;预警时代;稳定可持续发展

    狼烟四起,炮火连天,哀鸿遍野,.......,这是家园遭遇外夷入侵、百姓四处逃难的情景。狼烟为警,逃难为生;家国破碎,生灵涂炭,这是古代战争留给人类痛苦的记忆。
    时轮转到21世纪全球化的今天,人类文明达到了空前的地步,科技、工业高度发达,天下富庶,人类拜现代文明所赐,锦衣鼎食,而大自然却蒙受现代文明所戮,遍体鳞伤,人类在发展现代文明的同时,也在吟唱着环境生态恶化的哀歌。人口超载,天庭发怒,洪魔肆虐,寰球水荒,海啸连天,疫情蔓延,战火不断,大漠孤烟,......,“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毁灭人类及一切文明的环境灾难、生态末日离我们愈来愈近了。
    在改革开放中苏醒并高擎起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旗帜的中国人民,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和速度追赶着人类的文明。世界工厂,全球红色风暴,GDP位次坐四望三,中国改革开放20年的惊世之作,举世惊骇,赞赏的、妒嫉的、怀疑的、遏阻的,无不拭目以待。另一方面,经济长期高速发展累积的环境欠账也越来越严重,我国的水土流失面积达35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1/3强,我国的沙化及强沙化趋势土地面积达45.3亿亩,占国土面积1/3弱。上世纪末三件环境突变灾难(第一件环境灾难:1996年黄河断流266天,第二件环境灾难:1998年全国洪水泛滥,第三件环境灾难:2000年全国频繁的沙尘暴)震动中央,本世纪2005年末松花江污染事件惊动世界,今年的江苏无锡水慌事件(城市饮用自来水有异味,举市喝瓶装水)更是撼动国人。不仅如此,继松花江污染事件之后,接连又发生了广东北江污染、黔桂跨省流域污染、黄河污染、湘江污染、赣江污染,使2006年成为中国流域多事之年。无独有偶,继江苏无锡水慌事件之后又发生了江苏沭阳水慌事件,20万居民没水喝。这些污染事件在中国老百姓中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的恐慌。从宏观层面来看,我国由于环境污染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每年高达2800多个亿;全球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中,中国占了16个;世界银行中国污染报告称,中国每年约有75万人由于空气污染而早亡。气候恶化给中国带来可怕后果,上海将被水淹,西藏的冰川会消融不见,粮食产量急剧下降,各种传染病大面积爆发。很多国际观察家认为,环保问题将是中国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这些数据和征兆说明,中国迎来了环境灾难高发期。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非常的、坚决的措施,10年内,中国将面临“狼烟四起”、“哀鸿遍野”的环境灾难,其规模、其频度、其严重性将史无前例,将毁掉中国的经济、中国的改革开放,乃至毁掉我们的家园、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后代。
    外夷来,狼烟起,这是见敌报警。报警被动,因为祸难已来,只有逃生,逃生也不见得保得了性命。如果早早探知外敌企图,不失时机的告诫人们提高警惕,采取一切措施,及时加固城池,御敌于城门之外或敌国疆土之内,这样不但可暂时使城池无损,百姓性命无忧,更可以赢得机会从此强军富民,从而完全免除战祸。这是见兆预警,主动御敌。预警为上,报警为中,而如果毫无警戒应变,只能落得个被屠戮的命运。
    中国的环保形势极其严峻,治理当然是非常必要的,而且要下大力气,并且长久坚持不懈,干它个50年(第一个10年用来向人口开战,上第一个台阶,实现人口规模和数量的零增长;第二个10年用来向能源消耗开战,上第二个台阶,实现能源消耗的零增长;接下来的30年用来向环境生态恶化开战,上第三个台阶,实现环境生态恶化的零增长。),这是可持续发展研究既定的战略,但是面对中国的环境现状,我们更要做好预警工作,预警对象选择、全新的预警方法研究和创新的预警模型建立,是上至中央决策,中至环境管理、行政保障、财政支持,下至横跨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多学科综合研究、实际具体实施等需上中下完全贯通的大急务、大动作,不可稍怠,因为中国的环保已经临界进入了预警时代。这是中国环保的总形势、真现状。如果不这样去认识,去动作,10年内,中国的环保将灾难频仍,狼烟四起,民不聊生,中国和中国经济将毁于一旦。正如一个重症心脏病人,在治疗过程中,要不断给他(她)发出预警信息和禁令,并施之以系列措施(“预警”如季节告诫,早晚告诫等等;“禁令”如不许激动,不许急跑,不许上山,不许打猎等等;“措施”如外出有伴,出差有药等等。),这样才可以确保在彻底治好他(她)心脏病之前,不意外死亡或出意外。对于其他重症病人的治疗也是一样,必须不失时机地发出预警、禁令,并辅之以预防措施,否则便会死人,尽管本可以救活。从重症病人的治疗推及环保,试想20年的经济发展和对环保的忽视,累积了多少环保高危的城市、污染严重的河流和由各种危险物形成的“定时炸弹”,因而10年内,如果对确定的中国环保高危城市、河流等,及时发出预警信息,并采取得当措施,不出环境污染大事,就是中国的大幸,就能保住中国的稳定,保住国际环境的稳定,保住经济的持续发展,保住中国的经济。换言之,10年内,如果把预警工作做好了,使得环境恶化“重症”城市或流域不出大问题,就是对中国经济最大的贡献。否则就是完全相反的结果。
    “中国环保到了预警时代”。
    这是一个命题。从性质上来说,这是一个关于社会的命题;从主题上来说,这是一个关于环保的命题。这样主题这样性质的命题,是大命题,触及了中国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具有面向主题的重大社会后果。
    命题正确,认真去解决,命题后果就不会出现。命题正确,不认真去解决,命题后果就会出现。
    我们也可以假定命题不正确,这样也就无需去解决命题所涉及的问题,那么,如果10年后出现了命题之后果,天下又有谁能为之负责呢?!
    所以我们要有结论。
    这是一个真命题,不是一个假命题;因而这是一个真判断,不是一个假判断。
    这是对大势的判断,这是对未来趋势的判断。
    治理可除根,但不解当前燃眉之急,因而预警是必要的,也是中国环保走到今天的必然。治理加预警,方可保中国太平;预警又治理,方可保中国不出事。
    象无锡水慌事件,如果预警了,并采取诸如减排、注入长江水、生化处理等措施,那么两个亿的直接经济损失和无形的长期损失不就都可以避免或大大弱化了吗,预警真是花小钱办急事,何乐而不为呢。相反,如果不选出重危城市作为预警对象,无警而祸至,那么再出现10个8个如无锡那样的水慌事件,那中国老百姓受得了吗?!中国政府受得了吗?!中国受得了吗?!世界受得了吗?!
    “中国高危城市环境恐慌性事件预警及对策”,“敏感水源水域水慌事件预警及减排方案”,“影响国家经济命脉的环境恐慌性事件预警和预防”,“影响周边国家安全的环境恐慌性事件预警及预防”,“引发国际舆论关注的重大环境事件预警及预防”,等等,等等,应该成为当今中国研究的热门和焦点。
    怎么预警呢?这不是一个纯学术问题,但有技术活。预警是融天文、水文、环境监测、环境管理、历史经验数据比对、建模仿真、诊断、预测、数据挖掘、地理地貌学等为一体的复杂技术社会活动,有点类似天气预报,但又更复杂。应该说,预警不是新名词,在很多领域已有许多应用,但环境预警是个新东西,国外也没有成功经验可循、成熟技术可鉴、现成产品可用,而且这里所讲的预警是战略层面上的预警,是决策层面上的预警,当然也是管理层面上的预警,而根本不是纯粹技术层面上的预警,因此中国人要自己大胆摸索出一条路子。路在何方?路在脚下。中国人一定可以借助经济发展之力、环境灾难之苦为人类摸索出一条环境预警的可行之路,为人类与自然和谐共处作出自己特殊的贡献。
    经济大国解决了环保问题,便能成为经济强国,中国在环保问题上的成功具有世界借鉴意义。中国如能过今后10年这个坎,环保不出大事,中国便能从现在的经济大国走向经济强国,届时中国不但是中国人民的,更是世界人民的,那么中国将令人称羡地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中国环保真的到了预警时代。对中国来说,这是“历史的机遇”,严峻的挑战。中国人只能抓住这个“机遇”,接受这个挑战。如果挑战失败,中国人就不具备地球人的资格!形势啊,严峻呵!
    如果认可这样一个判断,我们可以说,中国的环保走过了一个呼吁时代,现在临界进入了一个预警时代,将来定会迎来一个真正治理的时代,自然,恢复时代便有期可预,而50年或更长一点时间后的和谐时代便能让中国人乃至全世界的人受益、享用。
    一个时代的到来是必然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认识并自觉进入即将到来的时代,承担时代赋予的责任,完成时代赋予的任务,就能为顺利跨入下一个时代奠定应有的基础。
    环境灾难都因循由渐变至突变这样的规律,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我们人类只有依据这样的认识行事,才能达致和自然和谐相处的境界。
    我们生活在一个渐变的环境里,如果对于这渐变的过程过于麻木,就将给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突变的灾难,我们必须用科技精确测量这种变化,并不失时机地发出预警信息,用心灵的呼唤警醒现实的人们,用我们全部的意识和智力来守护我们自己的家园,才能避免人类文明的消失。
2007年10月19日发表于《科学时报》
参考文献:
1.  林宣雄,“21世纪的中国呼唤第三种文明”,中国环境报,2000年7月
2.  陆新元,“《国家环境监理信息系统》的开发与应用”,中国环境报,2001年5月
3.  林宣雄,“污染源在线监控,何去何从?”,中国环境报,2003年8月
林宣雄等,“数字环保实用技术与方法”,中国科学出版社,待出 
                                                             


环境综合指数ECI 关闭X
安卓APP